天,阴沉沉的低垂着,黑色的乌云占领了城市的上空。狂风也肆无忌惮地爬上屋脊叫嚣着,恶狠狠地似乎要把每一幢大楼都压垮。在黑暗深处传来了一阵蛰伏已久的低吼,伴随着一阵令人无比恐惧的雷声,“刷!”一条身裹白色鳞片的魔鬼蛇带着它的队伍也加入了战斗,在天空中留下了一道道毛骨悚然的银白色痕迹。此时,由闪电,鸣雷,狂风与暴雨组成的魔鬼四人组裹挟着夜幕笼罩了衢州这个南方小城。
  
  我站在窗前,城市依旧还热闹着,小小的汽车在街道上缓慢地移动着,却在下一个十字路口分道扬镳。一滴、两滴,小雨珠正在从天上一跃而下,做着自由落体运动。“唉!不过就是几滴雨嘛!电视里怎么还播出黄色警报了呢?”正当我莫名其妙时,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天空那张煞白的脸,那是一张惊吓的惨败的扭曲的脸,一道接一道的灰白相间的“Z”形闪电撕裂了整张天空。“轰咚咚!轰咚咚!”紧接着,雷公也开始了他的拿手好戏,那声音好比百万人正在展示敲鼓,且每敲一次,就会感到地动山摇。“哇呀!打雷了,这可是我最害怕的呀!楼顶上没有避雷针啊?雷会不会破窗而入吧?啊,呀呀呀呀!烦死了!”焦躁的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哗啦!”雨终于下来了,积淀已久的暴雨也迫不及待要展示自己的才能,他与狂风狼狈为奸,风兜着雨,一齐向窗门撞来,我害怕极了,怕风与雨齐心协力把门撞开。我心里像有“十五个水桶一七上八下”“雨会不会把家淹掉啊?啊呀!不要自己吓自己!可是,如果涨大水怎么办?我要怎么出去啊?坐船吗?……”我压抑着内心的不安,脑子里却止不住地冒出好多问题,一时间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我把脸贴近窗户向外看,街道近乎成一条即将暴涨的小河;凝望天空,灰茫茫的一片,暴雨如注。隔壁忘了关上窗户,她家黄色的窗帘扭成一团,卷曲在一起,随着怒号的狂风旋转着,舞动着,似乎想要逃脱挂钩的束缚,在风里在雨里,放飞自我。“哈哈哈哈!”我似乎听见了一阵诡异的笑声,尽是妖风发出的声音,难道他是在嘲笑我们这群让他乘机而入的愚蠢笨之人吗?
  
  “咣当!”我的心猛揪了一下,原来是一阵妖风将对面人家的爬梯一个倒筋斗翻落到了地上,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哎呦喂!“一棵粗壮的樟树被妖风刮得枝折叶落,体无完肤,只听见樟树的主人一个劲儿地“呼天喊地”;“呲呲呲!”,又是一声,几辆共享单车被吹到在地,直不起腰来,偏偏还在妖风的驾驶下蠢蠢欲动,你看,那一辆挂在树上的共享单车,猛一瞧,还误以为是只蓝猴子呢……
  
  不知过了多久,风小了,雨停了,闪电不见了,雷声也没有了。偷袭成功后,魔鬼四人组终于不再闹腾,在夜色的掩护下带着它们的战利品狡猾地撤退了,留下了一片狼藉。
  
  我松了口气,打开窗,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风驱急雨洒高城,云压轻雷殷地声。”这次大雨我们衢城人算是渡了个劫,原来春风还有如此险恶的一面啊!也许就算是白居易老先生看到此时的情景,怕是也吟不出《江南好》啊。不过,这只是一句笑谈了。那是?夜幕下借着微弱的路灯,我看见一棵连根拔起的大树倒在一辆轿车上,忽闪忽闪的车灯似乎在呼救着。远远地看见几个模糊的身影朝灯光奔去,风雨有情人啊,还有什么景色比这更美呢?
  
  作者系衢州市柯城区鹿鸣小学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