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刚过,坐在办公室里,对面的年轻同事说:“啊,我今年怎么花了这么多?”
  
  “什么啊?”我问。
  
  “我在看花呗上一年花费的记录,竟然有这么多!”年轻同事说。
  
  我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打开手机看看,也想知道自己在花呗上一年的用度。
  
  打开一开,查到历史记录,一年的用度是5458元。
  
  说起来,我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以前不怎么用手机支付,这两年才开始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之类的。我用花呗的时间就更短,大概只有一年的时间。
  
  看着我的花呗用度记录,我突然对“花呗”这个词感兴趣起来。
  
  一年用了5000多,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用掉的,完全没有用现金的感觉。
  
  不得不承认,“花呗”确实好用。
  
  很多人说,“花呗”好用是因为门槛极低,先消费后还款,还有花呗额度。正常使用花呗,按时还款,没有利息,如果使用花呗分期购,需要按商家设定的费率承担指定费用。如逾期未还款,会按照逾期金额,每天万分之五,收取逾期费用。
  
  这当然很有道理。不过,我觉得,主要是“花呗”这个名字取得好,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觉得“呗”字是一个可有可无不太重要的字,对它不是很重视。因为在我们的感觉里,“呗”更多的是一个语气词,一般用在句子的后面,表达某种语气而已。比如“去就去呗”,表示同意的意思,还有点撒娇的味道。当然,“呗”还可以表示“罢了,不过如此”的意思,比如“不懂就学呗”。
  
  最开始,我以为“呗”字是近现代才造的一个字,只是为了配合现代语法,表达某种语气。后来,我才知道,“呗”这个字古代就有了,它念做“bài”,这跟佛教传入中国有关。“呗”本为古天竺地方俗语,凡是歌咏法言,皆称为“呗”,后来指佛教经文中的赞偈,为梵语pāthaka(呗匿)音译之略,后泛指赞颂佛经或诵经声。比如呗佛(诵经礼佛)),呗音(诵经声),呗唱(唱偈颂经),呗偈(赞唱颂偈),呗声(诵经唱偈声)等等。《康熙字典》说:“西方之有呗,犹东国之有赞。赞者,从文以结章。呗者,短偈以流颂。比其事义,名异实同。”
  
  不管怎么说,单看这个“呗”字,我们觉得不算怎么重要。毕竟,佛教的“呗”,我们普通人基本上是用不到的。
  
  但是,“花呗”一经推出,它的魔力立马就显现出来。现在,“花呗”已经是80、90后甚至00后常用的消费工具了,如今花呗的使用用户已经突破了1亿!
  
  你看“花呗”这个名字,第一感觉它不是一个名词,而是一个“动词”,“花”是核心词,“呗”只是“花”的后缀,仿佛一个声音在你耳边轻轻地说:“只要你看中了什么,你就放心地花呗,花呗,花呗……”。而其实,“花呗”是蚂蚁金服推出的一款消费信贷产品。
  
  “花呗”这个名字,通俗易懂,朗朗上口,很接地气。这是两个非常简单的字,但是却有无穷的诱惑力。你看这个“呗”字的右边,是一个“贝”字。“贝”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钱”呐。《说文解字》上说:“古者货贝而宝龟,周而有泉,至秦废贝行钱。凡贝之属皆从贝。”“花呗”这个词让你第一眼就有强烈的消费欲望,但最终落脚点在“钱”上。你一看见“花呗”,你就有强烈的消费欲望。
  
  现如今,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花呗”支付。现在有很多年轻人深陷“花呗”债务泥淖不能自拔,有人一入“花呗”如“吸毒”,他们中有人因“花呗”而债台高筑,有人因“花呗”承受绝望的重压等等,这样的新闻比比皆是。也有很多年轻人正艰难地逃离“花呗”,他们为了改变“月光族”的现状,他们不得不狠心逃离“花呗”。
  
  “花呗”就在我们的身边,关键是要理性对待。看见“花呗”两字,你能抵御它的诱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