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已过。晌午。龙游康宁医院住院部门口,一辆棕色途观越野车缓缓地停住。
  
  “三叔,把这件羽绒服换上试试!”刚跨进医院接待室的大门,妻子便忙着从包里取出一件男式羽绒服,八成新,墨绿色,那是去年她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换衣之时,妻子又顺手摘下了三叔头上的那顶褪色泛白的小黄帽,取而代之,一顶崭新的黑色包头棉帽,大小适中,两只毛绒绒的护耳,妥帖地附在耳朵上。紧接着,她又像魔术师一样,变出一条新棉裤、一双新的防滑棉鞋。
  
  “哦……嗯……”焕然一新的三叔,颔首低眉,有些木讷,像一个懂事的孩子。一旁的岳父,喜形于色,不住地点头。这是我见到三叔最利落最精神的一次。
  
  二
  
  三叔姓周名有松,城东新桥头村人,在家里排行老三,是我岳父的弟弟,在岳父上面,还有一位大哥。六十刚出头的他,平日里不修边幅,两鬓斑白,胡子拉碴,看起来好像七八十岁的样子。
  
  邻居又叫三叔为“傻叔”,缘于他十岁时,不幸患上了脑膜炎,留下了后遗症,在二十五岁时,又不幸误食了农药,导致脑神经受损。他父亲早逝,家里剩下兄弟仨和母亲相依为命,守着几亩菜地勉强度日。所以,当他喝了农药,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之际,家里压根拿不出多余的钱,来给三叔救治。当时,家人有放弃三叔的想法,岳父却坚持要救弟弟的性命。
  
  有好心人劝岳父说:海松啊,有松本来精神有毛病,现在又喝了农药,不死也是残废,只能怪他的命不好,听天由命吧,以后你哥俩都各自要成家,何苦要被拖累一辈子呢?
  
  “同胞兄弟哪里有见死不救的道理?我要救他的,就是以后养他一辈子我都认了!”岳父的话斩钉截铁,隔壁邻居志华大伯记忆犹新。每当忆起这段往事,他都会竖起大拇指说:“我这辈子佩服的人没几个,海松算一个!”
  
  听志华大伯说,当年他二哥为了三弟,跑遍了亲戚朋友家,东拼西借凑了三百块钱,硬是用卖菜的板车,和大哥一起,把弟弟拖到县医院,这才终于保住了三叔的一条性命,但三叔也由此落下了精神上的终身残疾。
  
  三
  
  三叔的日常生活勉强能够自理,却因精神问题丧失劳动能力。闲逛、捡拾,成了他半个世纪生活的主旋律。由于双亲和大哥先后离世,二哥成了三叔的唯一依靠。
  
  四十年来,岳父果然践行着他当初的诺言,每天重复着“老三样”:为弟弟做饭、洗衣,给零花钱。
  
  正常情况下,三叔有一搭没一搭的,偶尔也会和家人、邻居聊上几句。比如,假日周末,有时我们在街上遇到他,递上10块钱、一包香烟,他来者不拒,嘟哝一两句,朝你看看,扭头就走了。
  
  有些时候,三叔像受了某些刺激似的,会在外惹事,特别是油菜花开的日子,岳父母俩就会整天悬着一颗心。因为担心三叔会干傻事,控制不住自己。有时,他回家时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哥嫂看了心疼不已,更有甚者,有受伤者找上门来,要求赔偿损失。
  
  四
  
  三叔的病却始终不见改善。有一段时间,他不是被人打伤,就是他把人家哪里划破了,登门“告状”者络绎不绝,处理他的善后事,成了岳父母的一块心病。三叔的事,也成了我们家的重要话题。
  
  随着人的年龄逐渐增大,如何妥善处理好三叔的问题越显突出。一方面,照顾同胞兄弟,岳父母视为份内事,他们不怕辛苦,不厌其烦,但毕竟岁月不饶人,经不起折腾,尤其担心他捅更大的娄子。但岳父也横不下心送弟弟到精神病医院,认为那是非人之地,更想不出办法让他入院,毕竟精神病人是不听指挥的,如果强行安排,可能适得其反。
  
  正当大家犹豫难决之际,突发了一件事情。上个月的一个清晨,我在四川,接到了千里之外妻子打来的电话,顿时感到毛骨悚然:“三叔用菜刀把隔壁一个邻居的头砍了,缝了8针,流了好多血,警察都来了……”
  
  我和妻子思忖:解决三叔的事刻不容缓,必须快刀斩乱麻。经历了这次惨重的教训,岳父也领悟了:这次一定要想办法,让弟弟进医院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伤人又害己。
  
  关键问题是如何送三叔去医院呢?我们考虑再三,分别与医院、派出所和社区联系,请求给予配合,并准备了多种预案。
  
  五
  
  第二天上午,岳父请了一个在小区当保安的朋友帮忙。朋友着保安制服,岳父自己兜里揣着结实的绳子,由我妻子驾车送三叔去医院。起初,三叔不配合,但似乎也知道自己犯了错,担心要坐牢。众人趁机好言要劝,三叔也慑于那身保安服,尽管心里不愿意,在两个男人的“挟持”下,推推搡搡地终于上了车。
  
  出乎岳父意料之外,康宁医院的环境比他想像的要好得多,两栋崭新的大楼,一处封闭式的院子,单门独户,清静安逸,设施和管理都比较到位。而且是实行人性化的管理,医生和护士的整体素质不错,位置也方便,就在龙游和衢江交界的320国道旁,岳父每次想弟弟,只需要一刻钟就能见到。
  
  三叔这次是真的找到了安身立命之处了。通过一周时间的治疗调养,三叔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脸色气色也好转了许多,岳父母那悬了多年的心终于像石头一样落了地。
  
  一辈子勤俭节约的岳父,送三叔去医院回家后,找出一瓶珍藏多年的茅台酒,请保安朋友同饮。席间,岳父老泪纵横。
  
  这么多年来,岳父对三叔不离不弃,履行了哥哥的本分,也为他的父母完成了一个毕生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