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歌真的很小——低幼歌曲,四二拍,八度,只有16小节。
  
  然而这首歌的名气却很大,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诞生起,就迅速唱遍全国并久唱不衰。当年还是小学生的笔者,也是这首歌的热情传唱者之一。
  
  这首歌跨越了半个多世纪时空,突破了不同时代的局限,至今依然是孩子们、特别是幼儿园的保留曲目。
  
  这首歌就是著名儿歌作曲家潘振声作词作曲的《一分钱》——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接过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的说了声:“叔叔再见!”
  
  作品通过当时最小(现在仍然最小)的货币单位一分钱,用“借物寓意”“以小见大”的艺术手法,宣传了以小朋友(“我”)为代表的普通人“勿以善小而不为”“拾金不昧”的精神。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当年我们这一代人唱着这支歌长大,如今我们的儿孙辈也在唱着这支歌长大;甚至进一步推断,以后他们的儿孙辈,完全有可能还将会唱着这支歌长大……
  
  作为一首影响了几代人的优秀儿歌,《一分钱》创作传唱的年代,正是全国上下学雷锋热潮开始之时,其积极向上的社会意义和标志性的历史意义不言而喻!后来经中国文物局鉴定,《一分钱》(原名《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的曲谱手稿被定为“现代一级文物”。
  
  最近,网上一场关于为这首经典儿歌改歌词的争议引起人们的关注,先请看下面这张网络截图——
  
  原来,儿歌《一分钱》被人改成了《一元钱》——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块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的说了声:“叔叔再见!”
  
  改动有三处,第一处是“交到”改成“交给”,这显然不妥,如果按此一改,那么小朋友只要“把钱交给警察叔叔”可以了,后面的“手里边”就成了画蛇添足。第二处是“接过”钱,改成了“拿着”钱,更是不如不改。当然,这两处与本文要探讨的话题关系不大,顺便提一下是为了让朋友们从中感觉出改词者的语文水平。
  
  需要讨论的显然就是这第三处“一分钱”改成“一元钱”了。此处其实只有“分”变“元”的一字之改,这一改,竟让小朋友捡到钱的数额整整提高了一百倍!大家戏称:“儿歌也涨价了?!”
  
  于是,一场关于这首经典儿歌该不该“涨价”的争议就此在网上展开。为写这篇小文,我从网上搜索到网友们关于《一分钱》改成《一元钱》的讨论,并将这些论点加以梳理归纳——
  
  赞成改词的网友说:这首歌的歌词早已过时啦!现在一分钱算啥呢?别说市面上几乎见不到了,就算真的有一分钱掉在地上,小孩还不屑弯腰去捡呢!就算真的捡起了,小朋友也不好意思去派出所“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呀!而如果真的把钱交给警察叔叔,那么按照现在的规范程序,警察叔叔首先要对捡到财物的名称和捡拾时间、地点,以及拾金不昧小朋友的姓名、性别、年龄、就读学校、监护人姓名、单位、家庭地址、联系电话等等进行详细登记录入电脑,然后进行统一公示失物招领……
  
  哎呀小朋友,你“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的这一分钱,给警察叔叔添了多少麻烦呀!
  
  当然,这是网友们的调侃。不过认真一想,还真的是那么回事呢……这些都可以算是《一分钱》确实需要改成《一元钱》的理由。
  
  那么,过去一分钱到底值现在多少钱呢?网友考证:我国最早面值壹分的硬币发行时间为1957年12月1日,一分钱可以买一块橡皮擦,而现在一块最便宜的小橡皮价格大概一元钱,正好是当时的一百倍!所以,“一分钱”改为“一元钱”正合适!
  
  而反对改词网友的理由是:《一分钱》是那个时代的音乐经典,越是经典的作品,对其修改越须慎重,轻易改动这首经典不但是对作者已故儿歌作曲大师潘振声先生的不尊重,更应该看到,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首儿歌中一分钱的象征意义和教育意义都远远大于实际意义,而改词者用“分”和“元”的简单比较来作为改词理由,将“一分钱”通货膨胀式地改为“一元钱”,完全改掉了儿歌的初衷和原味,是一种肤浅的弄巧成拙。另外,虽然一分钱的币值现在已微乎其微,然而和《一分钱》歌曲同期1963年发行的面值“壹分”硬币,现在按品相高低回收价在150元到到500元之间,成了奇货可居的收藏品,而且越往后越值钱,所以马路边几乎不可能再有一分硬币等着小朋友去捡,小朋友也就不可能唱《一分钱》了,这首歌只能珍藏在老一代的记忆和国家音乐史料档案中。而改词者对如此珍贵的经典歌曲随意乱改,说轻点是无知者好心办糟事,说严重了对文物的一种恶搞和亵渎……
  
  网友们对小小歌曲《一分钱》针锋相对争论到现在似乎还没结果,却歪打正着让我获得了不少旧钱币收藏知识,想想也挺有意思!
  
  而更让笔者得到启发的正是本文标题所说的《小儿歌引发的大话题》——这个从《一分钱》改词说开去的大话题,就是我们下面要探讨的:关于历史经典歌曲的歌词时效问题。
  
  每个不同的历史时期都会有与之对应的代表性歌曲在产生、在传唱,经典好歌层出不穷。新中国成立以来,像《一分钱》这样的优秀儿童歌曲还有很多。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听到这些经典儿歌往往会作为某个时期的文化标志而重新出现在一些纪念性演出活动中。由于时代的发展,如今这些儿歌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歌词过时”现象。我试将这些分为三类——
  
  一类以《让我们荡起双桨》《我们的田野》……等为例。这类歌词虽然表现的环境和表达的语境和现在不太一样,但这样的时效差别可以忽略不计,因此今天再次演唱,歌词一般都不用作任何改动。
  
  另一类则以《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等为例。虽然歌中的妈妈在“高高的谷堆旁边”讲故事早已不很合时宜,但作为孩子们长辈们的怀旧歌,不改也无伤大雅;可是故事里说妈妈在“狼一样嚎叫”的风雪天“穿着破烂的单衣裳”去给财主“缝狐皮长袍”就似乎并非三言两语就能向孩子们解释清楚的了。还有如再让孩子唱“不怕敌人,坚决斗争”,“要把敌人,消灭干净”似乎也不太适合。对于诸如此类明显带着时代印记的歌词,现在通常处理的办法是:一般只唱其中的片段,如蔡国庆唱《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只唱到此为止,而接下去故事内容就不唱了;另外如《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干脆不唱歌词只播放旋律。
  
  还有一类就是像《一分钱》这样的歌。歌词要不要改?怎样改才适合?这些网友正在热烈讨论。本文前面已作了详尽的实况记录,不再赘述。
  
  与儿童歌曲相比,成人歌曲的内容更丰富,题材更广泛,政治性也强些,因此歌词的“过时”现象也会更多更明显。因而对一部分歌曲原歌词在尊重原作、尽量保留原貌的基础上作些不同程度、恰到好处的改动是完全必要的,大家(包括原作者)也是能理解和接受的。
  
  在2019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人们听到许多经典老歌在文艺晚会、群众巡游、大阅兵等各种庆典活动中重新演绎。笔者注意到:这些传唱于新中国建设时期经典老歌的歌词,除了少量因众所周知的特殊原因必须改动几个字句外,绝大部分都一字未改。这说明新时代对以往年代经典老歌的尊重和致敬!
  
  在那些有过改动的歌词中,有必要特别一提的是那首1950年代初非常流行的集体舞曲《青年友谊圆舞曲》——
  
  蓝色的天空像大海一样,广阔的大路上尘土飞扬……
  
  歌词中“尘土飞扬”的场景也许会让如今的人们产生疑问:这不是“沙尘暴”吗!青年们在如此饱受污染的环境里还有好心情翩翩起舞吗?
  
  这就是我们要讨论的所谓“时效性”了。而这也正好能帮助当代青年更能理解共和国成立之初人们对新中国工业化建设的热望和热情!那时候,“尘土飞扬”之类的场景是祖国建设热火朝天的象征,而现在却变成环境污染的实景!像这样的经典歌曲,如果歌词一字不改显然不符合国家环境保护的政策。在这次国庆的庆典活动中,我欣喜地听到了改词后的演唱——
  
  蓝色的天空像大海一样,广阔的大路上歌声飞扬……
  
  歌词只改动了这一处,确切的说只改了绝妙的两个字:“尘土”改成“歌声”——这一小小的改动堪称画龙点睛!
  
  这也让我想起1980年代评选出的“听众最喜爱的广播歌曲15首”,这15首歌现在依然在唱。其中郑绪岚演唱的《太阳岛上》有句歌词——
  
  姑娘们换好了游泳装,猎手们忘不了心爱的猎枪……
  
  如果说《青年友谊圆舞曲》那句“尘土飞扬”影响了环境保护的话,那么《太阳岛上》这句歌词显然更升级版,不但违反了国家野生动物(鸟类)保护法,而“猎手们”带上“心爱的猎枪”就意味着触犯了两项罪名:非法持枪罪和非法狩猎罪!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也许有人会将这样的“过时”词句与《歌唱祖国》《咱们工人有力量》等等经典歌曲中某些“过时”词句类比,觉得既然那些歌曲可以一字不改,“心爱的猎枪”之类词句也不必大惊小怪……
  
  我认为这并非一回事,我们不能把这一类与国家法规相违背“歌词过时”现象都完全归结于时代背景。至于像“心爱的猎枪”之类词句到底保留原样一字不改,还是非改不可?其实这和小小儿歌《一分钱》的“一分钱”是否要改成“一元钱”一样,看似简单小事,然而较真起来,还倒真的值得探讨呢!
  
  你看,这篇小文从《一分钱》说起,绕了那么大一个圈,由绕回原处了!
  
  著名作家梁晓声说过:一切歌,不是文化的缩影,便是时代的伴唱。
  
  而所谓文化缩影和时代伴唱,不正是那一曲曲被人们喜爱的经典老歌吗?这当然也包括像《一分钱》那样的小小儿歌。这些诞生于共和国建设年代的经典老歌,如果我们用当今的时代背景和审美角度来审视那个时代主旋律的歌词,显然有这样那样的时空距离。然而,这些差距在那些或振奋激情、或优美抒情的旋律流动中已然越来越小乃至不再,此时旋律的记忆往往超越了歌词的功能,熟悉的歌声把人们带到那熟悉的岁月,令人感怀激动!
  
  在此大前提下,就共和国建设时期的经典歌曲的歌词时效问题作些探讨,对所谓“过时”的词句是否要改?哪些需要改?如何改得更好?如何在历史经典歌曲的跨越时代的传唱中,再回顾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从而感动和激励新时代追梦人在复兴路上继承老传统、弘扬主旋律,应该是非常有积极意义的。
  
  《礼记•乐记》篇云:治史之音安以乐,其政和……声音之道,与政通矣。
  
  如今的中国,政通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