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一片漆黑,室内一袭凉意,我便在闹钟催促下跳下床;草草洗漱后便独自一人出门。
  
  深秋的清晨,小区公园内多了黄叶与清凉,少了繁密的葱绿。随着旭日的冉冉上升,天空的云彩也色彩斑驳起来,我的睡意也随之消散。此刻,我很庆幸自己今天又多跑了500米。
  
  回想这一路跑来。从最初的不情愿,到后来的坚持,再到现在的雄心壮志。尽管我不是伟大的跑者,而没有强壮的体魄,但我喜欢用这种舒缓的脚步丈量生活;或许跑步对他人来说是一种最普通不过的晨练方式,但它对我却意义非凡。晨跑,它让我戒掉慵懒;晨跑,它让我意志坚定;晨跑,它让我日趋健壮;晨跑,它让我增强自信……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及其平凡但由不想沉没于岁月溪流中的人而言,晨跑让我从迷惘中寻找到自我的乐趣。
  
  实际上,我之所以晨跑,并不是为了参加马拉松赛事,而是想用脚步来丈量自己的生活。清晨,在雾霾笼罩的帝都牛街抑或在上海黄浦江边,抑或在西子湖畔,迈开迎接日出的第一步,也是开启用脚步丈量生活的一天。在悠长的跑步途中,穿梭于思想的意境,反思昨日的种种过往,规划今日的生活。正是在晨跑中,我很多关于论文构思、小说脉络以及工作安排都能一挥而就,潇洒从容的迎接新的一天。
  
  不过,晨跑并非我的挚爱。我没有阿甘那样执着于晨跑,也没有村上春树那样热爱晨跑。但是,晨跑对我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我对其持之以恒。我喜欢这种轻装上阵的运动,一双舒适的跑鞋,一段悠长的小路……晨跑,它没有马拉松的风急电掣,也没有,更没有竞技赛场等待指令枪的忐忑不安;一双舒适的跑鞋,一段恬静的心境,由跨出第一步开始,便开启享受独处的生活模式。一天中的种种忙碌,一天中的种种情绪,一天中的种种压抑……都会随着汗水流去,而剩下的却是默然欢喜。
  
  这项运动看似简单,但坚持下来并非易事。恰如人生理想看起来便可一蹴而就,但坚持做一辈子却不这么简单。这对于年近三十的我来说更是如此。既经历了儿时的遥望,也有过少年的天真;既走过了青春的迷惘,也在跌打伤痛中站起来,看惯了春花秋月,感知了人情世故的种种周遭……穿梭于大江南北的奔波,已经僵硬的那丝面热心冷的微笑,也只不过为了养家糊口的权宜之策。选择媒体这个行业只不过源自对文字的热爱。从最初的那句振聋发聩的诤言——“做媒体的圣徒”,到后来出现的内心动摇,再到现在的这种习惯,即便面对种种忙碌,种种境遇,也能淡看江湖。
  
  可以说,此时平淡且精致的生活,也成为我此时的追求。我已习惯于这种“忙能忙死,闲能闲死”的简单生活。可是,即便是如此简单地追求,也要付诸很多倍的努力。此时,对于生活中抑或工作中的种种周遭,亟待一个输出口。在这个时候,我邂逅晨跑:“目标——实践——新目标——再实践”,这种周而复始在应对生活与工作又何尝不是如此。曾经为了考研,那种夜半不敢入睡的惶恐,那种愁绪三更入梦的踌躇,到现在一切处之坦然的喜悦。经历太多,即便面对风雨也处之泰然。
  
  也许,生活的不易让我倍感压力,我时常抱怨幸福来得太迟。但在柳暗花明时才醒悟:“其实,幸福只是一种心态,转瞬任何风浪都烟消云散,留下的不过是平静的生活。”在京城岁月,恰如曾经心心念念的“再活五百年”的壮志,在杭城迷醉于“小桥流水人家”的安逸……而这些恰恰成为晨跑中最美的沉淀。
  
  抬起脚,不在乎速度的快慢,征途的远近,而是心境!晨跑的好处,恰恰磨炼人的意志力和自制力。在晨跑中,我会咬紧牙关,哪怕气喘吁吁,也要跑到终点,也要坚持下去。在完成一个目标后,朝着下一个目标迈进。我坚信时间中终将沉淀我的这份耐力与毅力,通过清晨的洗涤,塑造成生活中一座自我追求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