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跋涉了一天,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中俄边境的室韦小镇。这里视野开阔、一马平川,大片的草场微微起伏,一直延伸到天边,天边的尽头就是硕大的落日。大地是绿色的,无边无际。而天空是橘红色的,放射出光滑的金属一般的光泽,走在这样的天地之间,才感觉到地球是圆的,甚至可以感受到大地真的在往四面八方微微下沉,而我们站在球面的最高点。
  
  额尔古纳河从西向东迤逦而有劲地流淌,一路上在身边大幅度地扭出一连串彩带般的河湾。一位妙龄女子牵着白马从果冻般的日落中剥离了出来,紧接着一列盛装的马队走了过来,一串串清脆的铃铛声落在广阔的草原上,响亮而动听。火红的夕阳燃烧着平静的河湾,河湾又倒映着俊马和夕阳,这场景美得仿佛来自另一个星球,我们在这个美丽的画面中忘记了颠簸一天的疲惫,每一个人脸上都面带微笑,温柔而陶醉。
  
  本次走访的是室韦小镇的一户俄罗斯民族。女主人和我年纪相仿,可身高和体型却有我两个那么高大。热情大方的俄罗斯两兄妹,身着鲜艳的民族服装,一见面就为我们表演了俄罗斯歌舞,哥哥拉起手风琴,妹妹啍着喀秋沙的调儿,展开胖而矫健的双臂,想不到这么胖的人跳起舞来也极富美感。她扬起眉毛,骄傲地眯着美丽的大眼睛,兰花指一根一根地高高翘起,身子完全进入到了音乐的旋律和节拍之中,看得人眼花缭乱。一招一式看似简单,却无从学起。也许,俄罗斯民族的血脉里,就相承了这种传统文化的精髓吧。
  
  室韦小镇与俄罗斯隔河相望,千百年来,早已血脉相连。我们走访的这一家,爷爷是中国人,奶奶是俄罗斯人,中苏关系友好的时候,中国人民称苏联为老大哥,那时候,两岸隔河相望、鸡犬相闻。夏天,撑条小船就可过河,冬天,这条激情的河水则会猛地安静下来,波浪翻滚的河水被平平整整地铺上了冰、积上了厚厚的雪,两岸的村子一下子就连到了一块,爷爷奶奶的姻缘,也就在那时,被牵在了一起。后来,中苏关系恶化,亲情也被隔离,奶奶至死也没能回到她热爱的故乡俄罗斯。
  
  夜幕下,遥望着日夜奔流不息的呼伦贝尔河,南岸是中国,北岸是俄罗斯,我觉得它就是从一个长长的故事中流淌出来的,不禁为悠悠往事轻轻地叹息。夜色中,中俄边界大舞台上,晚风中轻轻传来一首歌:
  
  "有一个地方很远很远,
  
  那里有风有古老的草原,
  
  骄傲的母亲目光深远,
  
  温柔的塔娜话语缠绵。
  
  有一个地方很远很远,
  
  那里有一生最重的思念,
  
  草原的子女无忧无虑,
  
  大地的儿女把酒当歌。
  
  乌兰巴托的夜啊,
  
  那么静、那么静,
  
  歌儿轻轻唱,
  
  风儿轻轻吹,
  
  唱歌的人啊不许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