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老怪丁春秋背叛师门,欺师灭祖,逍遥派弟子常常将其引为本派最大耻辱。丁春秋也确实品行恶劣,行事歹毒,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狠毒,比之“四大恶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武林中人也对丁春秋深恶痛绝,只是慑于丁春秋高强而恶毒的武功,不敢贸然武力讨伐。
  
  丁春秋在西域另立星宿派,并制定了一套厚颜无耻且惨无人道的门规,使得星宿派弟子人人厚颜无耻、溜须拍马,个个同门相残、毫无情义。不昧着良心对师父阿谀奉承就要招来杀身之祸,马屁拍在了师父的马蹄子上要招来杀身之祸,同门切磋武功不以命相搏要招来杀身之祸,武功有胜过师兄的趋势也要招来杀身之祸……
  
  在武林中人看来,星宿派自丁春秋以下,个个厚颜无耻,狠毒卑鄙,可谓人人得而诛之。其实星宿派的一系列的变态门规、卑劣行径都脱胎于逍遥派,只是丁春秋变本加厉,将其“发扬光大”而已。这也正式逍遥派的育人之殇。
  
  星宿派有一条门规便是谁的武功最高谁便是掌门人,“阿紫双手拍了三拍,朗声说道:‘星宿派门下弟子听者:本派向来规矩,掌门人之位,有力者居之。本派之中,谁的武功最强,便是掌门。半年之前,丁春秋和我一战,给我打得一败涂地,跪在地下向我磕了十八个响头,拜我为师,将本派掌门人之位,双手恭恭敬敬的奉上。难道他没告知你们么?丁春秋,你忒也大胆妄为了,你是本派大弟子,该为众师弟的表率,怎可欺师灭祖,瞒骗一众师弟’”。
  
  外人一看,还道这一门规是星宿派的首创,其实逍遥派早已有之,“苏星河……说道:‘师弟,这中间原委,你多有未知,我简略跟你一说。本派叫做逍遥派,向来的规矩,掌门人不一定由大弟子出任,门下弟子之中谁的武功最强,便由谁做掌门。’”
  
  从中便不难看出,逍遥派在选人用人上,只讲武功,不讲德行。星宿派在对逍遥派糟粕门规的继承上可谓“青出于蓝”,只是逍遥派的掌门师父和弟子之间尚有师徒尊卑之别,还讲师徒情分,弟子不会无耻到把自己的师父变成自己的徒弟。而星宿派则变本加厉, 干脆厚颜无耻到要把自己的师父变成自己的徒弟了。
  
  在其他方面,星宿派也对逍遥派多有继承。
  
  对于同门相残,逍遥派也是早有先例在前,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为了无崖子而争风吃醋,师妹设计把师姐变成侏儒,师姐则以牙还牙,将师妹容貌尽毁。70年后双方恨意不但未消,反而与日俱增,师妹李秋水将师姐天山童姥拇指折断还不算,而后更是把师姐一整条左腿生生撤下。在西夏皇宫中两人更是以命相搏,两败俱伤,最后双双气绝于银川城外荒郊之中。
  
  至于行事恶毒,天山童姥则更是用“生死符”将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洞主、岛主折磨得死去活来,并稍不如意便随意取其性命,如割草菅。就连武林中人人敬仰的聪辩先生苏星河也有过杀害无辜的念头,“苏星河说过,若不是本派中人,听到‘逍遥派’三字,就决不容他活在世上”。
  
  面对逍遥派的育人之殇,好在掌门人无崖子最后是醒悟的,“这三十年来,我(无崖子)只盼觅得一个聪明而专心的徒儿,将我毕生武学都传授于他,派他去诛灭丁春秋。可是机缘难逢,聪明的本性不好,保不定重蹈养虎贻患的覆辙”。可见,无崖子已清醒认识到德行对于继承人的重要性。
  
  上天对逍遥派也是颇为眷顾,新任掌门人虚竹子佛心慈悲,普度众生,造福武林,功德无量,一洗逍遥派先前的罪孽,一改逍遥派的育人之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