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一次的端午节今年又快到啦。端午节的前几天,家家户户都忙着开始包粽子。
  
  在我的记忆里,夏季,让人们最期待的节日就是端午节。
  
  每年的阴历五月初五前后,衢城的大街小巷总是飘着粽子的香气,那样清幽、那样沁人心脾。其实,在每个人的记忆深处都有浓郁香糯的粽子情结。美食有时不仅是一种物质享受,还是贯穿岁月的情脉:绵延悠长,岁岁年年。
  
  记得我儿子小的时候,那时,我们夫妻俩的收入不高,家庭物质生活也不是很丰裕,只有节日才能变换一下色彩。每年的端午节,儿子总是特别高兴!因为,除了能吃上清香扑鼻的茶叶蛋,他还能吃上又香又糯的雪菜肉粽。
  
  端午节来临,是家中女人们最忙碌的时候。我记得,母亲和妻子总是为此乐此不疲。她们先是从市场上买来一大梱粽叶,再把粽叶放在水中浸泡两小时后洗干净、凉干,接着,把家中上好精致的白糯米用水淘洗干净,然后,往糯米中倒些食用油和酱油并拌匀。另外,还准备一些用酱油浸泡的五花肉肉块和雪菜、芋头等备用食物。
  
  妻子做厨房里的活儿不在话下,她是我们居住小区里小有名气包粽子的能工巧匠,她包的粽子不仅好看,而且,还非常好吃,街坊邻居经常有人向她讨教。我母亲原来不会包粽子,在妻子多年耳濡目染下她也学会了包粽子。过端午节,我妻子负责包粽子,我母亲负责煮粽子。现在想起当年她们婆媳俩喜气洋洋为家人裹粽的情形,还觉得很温馨。
  
  我特别喜欢当年煮粽子时家里弥散的那种温馨的袅袅的氤氲。粽叶的清雅透着大山的气息,糯米香是来自田野的芬芳。粽子煮熟后,我打开锅盖,轻轻地拿起一个粽子,剥开粽叶,看到酱色耀眼晶莹剔透的糯米粽子,感觉是那样赏心悦目,而吃上一口,更是柔软爽滑、唇齿留香,而那停留在舌尖上的味道 ,不单单是糯米、肉块和雪莱,还有母亲和妻子对家人满满的爱。
  
  端午节除了是个美食节,其实,也承载着浓厚的民俗文化。如"绿衣裹身上,珍珠里面藏,要想得珍珠,解带脱衣裳"就是让人喜闻乐见的关于粽子的谜语。传说端午吃粽子,是为了纪念古代诗人屈原的。屈原一生写过许许多多著名的诗篇,提出过许许多多爱国的政治主张,但是楚王不采纳。最后,楚国国土被侵占,他满怀忧愤,跳江自尽。人们为了怀念他,崇敬他,在每年的这一天,就把粽子和许多好吃的都投到江里,意思是不让鱼儿们去吃屈原的尸体。所以,关于端午节的词诗,其中大多与屈原有关,忧伤悲切。如:"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但宋朝苏轼的"浣溪沙"表现出的则是另一种情调:"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膩满晴川。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端午节,除了吃粽子,民间还有赛龙舟,吃黄膳、喝黄酒、吃咸鸭蛋等传统习俗;人们还喜欢把菖蒲、艾草挂在门上,说是避邪驱蚊;而年轻人喜欢把香囊荷包戴身上,说是一种风雅;孩子呢,喜欢在手腕上绑红彩线,说是避免虫子叮咬。最近几年,高考中考的日子与端午节靠近,于是,不少商家灵机一动打出了“吃粽子,粽状元”的销售口号,不少考生家长都“积极响应”,在考试前让孩子吃上一两个“粽状元”,希望能助孩子一臂之力。不管大家热衷那样,但有一点是共识:那就是由糯米粽子打造的端午节的盛宴,它们都是不可缺席的,它们是人们在节日里的至尊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