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拿到超声报告单的瞬间,觉得这一天终于不可逃避地来临了。胆囊息肉,从2004年发现至今,已经在我身体里安营扎寨了十五个春秋,从最初的单发性到后来的多发性,年年关注、时时防备,但是最近这半年终于不可遏制地迅速增长,而且最大的一颗1.2c m,所处的位置也不好。拿着报告单立马咨询了当地医生以及省城顶尖的肝胆外科专家,最终给出的意见就是立即手术切除。
  
  虽然术后也许会有许多后遗症,但权衡利弊之后,两害相交取其轻,我和先生还是当机立断,长痛不如短痛,与其日日担惊受怕,不如早日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当天晚上收拾行李,安排好工作,第二天天一亮,向省城医院飞奔而去。
  
  (二)
  
  到了省城医院,找到事先联系好的专家医生,看病很顺利,然后开单住院,预约床位。省城医院床位很紧张,预约要排到3天后。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找个医院就近的宾馆住下,反正我随身带了很多爱看的书,也不会无聊。
  
  宾馆的房间面向钱塘江,视野开阔,江风习习,涛声阵阵,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晒着,依窗而坐,泡杯绿茶,闲了,看会儿书,累了,欣赏一会儿江景,先生笑着说:我看你好象是来旅游疗养来了。
  
  是啊,平心静气的喝茶看书赏夕阳,像个即将动手术的人么?我连自己都惊㤞于近几年的变化。我本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以前一点儿小事,都会愁得夜不成眠,但是后来爱上了读书,我想应该是她,改变了我。毕淑敏说:“书,虽不是棍棒,但她可以使人变得铿锵有力!”莫言说:“人生四然,来是偶然,去是必然,尽其当然,顺其自然。”既然老天给了我这样的遗传基因,我只能坦然接受。去是每个人的最终归宿,没有什么想不开的。那么,竭尽所能、尽最大的努力之后,就听天由命吧。把故事写成歌,把悲伤释成风,把苦难雕成景,把快乐绣上眉,把幸福开成花,过好每一天,快乐每一天,在粗砺的生活里,活出柔软和细腻的滋味来。
  
  我好庆幸!一路有你!读书,让我逐渐成为更好的自己!
  
  (三)
  
  一清早,去住院准备中心办好入院手续,接下来是一系列入院检查。所有项目检查完毕,已是中午,提着行李进病房,我运气比较好,约到了整个楼层仅有的一个双人间。在这里,我的名字是,一号床。
  
  二号床住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一张瘪嘴陷在满脸皱纹里,牙齿好像也掉光了,我进去的时候,老太太一手吊着盐水,一手正舀着病号餐在慢吞吞地细嚼慢咽。旁边满头银发的应该是他家老头子,正在收拾准备出院的行李。老爷爷很热情,一见到新入住我,像个家里长辈似的嘘长问短,还热情地告诉我几点打开水,哪里可以晾晒衣服,哪里买餐等等。带着我病房外面参观一圈回来,老奶奶已经吃好中饭,吊针也拔了。老爷爷突然一声惊呼:“啊呀!好多血!你看你,又不按住针口,我说几遍啦!总是记不住!”老爷爷边说边气急败坏地拉着老太太去找护士。回来之后,坐在病床上,还是忍不住地数落。老奶奶一脸的无辜,像个小女孩似的嘟着嘴,回敬着她老头子:“我哪有力气按嘛,你帮我按……”看着这一对老夫老妻,感觉女人不管有多老,在宠爱她的老头子面前,永远都是那个幸福的小女孩。
  
  二号床出院了,此刻,病房里安静得只剩下我一个人。
  
  病房的设施很完善,位置也很好,20层高楼,朝南。站在摩天大楼的落地玻璃窗前往外看,远处是钱塘江,江面水雾茫茫,下沙大桥横跨南北两岸。近处是下沙湖公园,小桥流水、曲径回廊。夜幕降临,车流穿过绿林掩映的道路,闪烁着星星一般朦胧又迷茫的眼睛。因为路途遥远,不觉喧闹,反而生出些许与世隔绝的孤独感。与这一片江湖静默相对,忘了自己是个即将手术的病人。
  
  搬张椅子,坐在落地窗前,想静下来看会书,忽觉小肚子有点儿不对劲。不会是大姨妈来访了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该死的大姨妈,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偏偏又来了。这一刻,真是弄的自己哭笑不得!想起二个星期前,本是大姨妈如期造访的日子,偏偏延迟了一个星期还没来,难道有二宝了吗?天哪,不敢想下去了……在担惊受怕中煎熬了三天,实在忍受不下去了,一个人跑去医院,又是尿检,又是B超,拿着二维码取化验单的时候,象打开裹着幽灵的咒纸,迫切想知道又怕知道答案。屏住呼吸,一眼瞄过去,阴性!感谢上天保佑!还好还好!更年期征状而已!刚刚平静了没几天,不识时务的大姨妈在这个节骨眼上又跑来搅乱一池春水。
  
  抱着忐忑不安的心,去找主治医生,医生说,定在下个礼拜一手术,但是经期是不建议手术的。掐指一算,还有三天时间,可能刚刚好。接下来,只有祈祷大姨妈赶快走,不要误了我的大事……
  
  术前家属谈话,主治医生严肃地和先生谈,我在一旁静静地听。谈到全麻、谈到麻醉风险,谈到万一开腹之后发现不良病变扩散,还有可能切肝……这是我之前没有想过的事,可是即使是刀山火海我也得上啊!哎,人活着,总有些沟沟坎坎,避之不开,我只能选择勇敢面对,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去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闯;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去走……
  
  是的,这个世界或许不那么公平,也不那么温柔,可是勇敢地面对生活的挑战,满怀希望地面对每一天的人,相信世界也会对他温柔以待……
  
  (四)
  
  手术的日子终于到了,清晨六点半起床,洗漱完毕,半躺在床上,在手机备忘录上打上一段文字,我还有许多想说,但现在又不能说出口的话,因为我不想他为我担忧。关掉手机,交给先生保管,然后换上护士送来的手术服,静静的等待手术来临。
  
  8点钟,手术推车来到病房门口,乖乖地躺上去,从20楼乘手术专用电梯到4楼手术室,穿越长长的走廊,头顶是一排望不到头的白色顶灯,轰隆隆的推车声在寂静的长廊里回荡,仿佛火车穿过长长的时光隧道,要带我驶向某个未来的世界。
  
  终于来到了手术室,再三确认过身份,麻醉师拿着一个天蓝色的硅胶面罩,微笑着说:这是氧气,深呼吸。我心默念着:一、二、三、四,数到第五的时候,吸了半口,鼻腔以上就感觉发麻,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听见护士的呼唤声,睁开双眼,可是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再次努力,还是徒劳。我这是怎么啦?护士看看我嚅动的嘴唇,确定已苏醒,就拔出了气管插管。到了病房,早已焦急等待的先生一见到我,就微笑着说,放心吧!手术很顺利,手术做了一小时,麻醉苏醒一个半小时。病变部位医生凭经验判断应该是普通的息肉。终于长嘘了一口气,先生打电话给父母儿子以及亲朋好友报平安,六小时过去,我能动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默默地把那条手机备忘录给删了。
  
  今天和我同时手术的还有隔壁二床的病人,一个40多岁的漂亮女人,她是子宫肌瘤摘除术,比我迟一个小时出手术室。
  
  (五)
  
  六小时过后,在先生的搀扶下,起床喝了200毫升的水,不一会儿就感觉背部发胀,恶心呕吐,吐出的全是黄色的苦胆水。本以为麻药过后会很痛,可出乎意料的是,伤口痛倒还好,毕竟微创手术,创伤小,但接下来最折磨人的还是无法入睡,清醒万分地忍受着二床老公雷鸣般的呼噜声到天明,天明还没完,早饭后又接着打到中午,整个人头痛欲裂,简直到了崩溃边缘。我心想这人是来医院睡大觉的吗?名义上来陪病人的,结果凌晨一点,吃药时间到了、要换盐水了,二床病人喊老公叫了好几遍都叫不醒,只能打铃叫护士。护士也忍不住责备男人:“你这个呼噜打得真是惊天动地啊!你负责看盐水,病人负责睡觉!别再睡过了哈!”护士前脚刚走,后头呼噜声又起,凌晨三点,又是二床自己打铃叫护士,如此折腾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保洁阿姨进来搞卫生、收床,男人还赖着不肯起来:“医生查房要九点,现在才八点,让我再睡会儿!床就不要收了嘛,反正晚上还要睡的。”保洁阿姨看了也直摇头:“不行不行,赶快起来!你这样要害我扣工资的!”男人十二分地不情愿,起床后自顾自出去吃早饭了,丢下老婆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唉,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哟!我心里真的替二床女人难过。我先生走过去,对女人讲:“你有啥需要帮忙的,尽管说一声。”女人虚弱地说着“谢谢,昨晚真是不好意思哦,我老公打扰到你们了,害得大家都没休息好!”我和她之间虽然隔着布帘,但我分明体会到了她的委屈和无奈。唉!
  
  男人整个早上,坐在椅子上,头耷拉着,还是呼声不断,中饭过后,呼噜声暂停,大概终于睡醒了,可我再也忍不住阵阵袭来的困意,抓紧享受这难得的安宁,安睡了二小时。午后醒来,头疼好了一些,想吃点东西了。先生扶我起来,耐心地帮我洗脸、梳头、喂粥。虽然有点笨手笨脚,扎头绳不知道怎么绕,低头帮我穿鞋,一起身,却砰一下撞到我的脸,虽然嘴上怪他笨,但是心里却很享受。平凡的日子,少了浮华,却多了一份实实在在的深情。一万个美丽的未来,都抵不过当下的一个温暖。你需要他时,他就在你身边。保洁阿姨见了,笑着说:“你老公帮你辫子扎得真好看!”二床也羡慕地望着我“你老公把你照顾得真好!”
  
  能下床走动了,先生扶着我,我捂着伤口,慢慢地挪步到医院走廊,从走廊尽头望岀去,便是春意盎然的公园,公园小路两旁的桃花、樱花都开了,馨香在清风里飘荡,也就几天的时间啊,花就开了,开得让人毫无准备,入院前还穿着冬衣,还在瑟瑟的冷风里徘徊,现在却已经是满世界的春暖花开了。春寒的夜里,风,静静地吹,而我的心境,竟是从未有过的美。
  
  病房真是体验人间真情的所在。在这里,人与人之间,肩负的责任、内心的包容、彼此的理解和关怀,都会在这里得到最深的印证和诠释。
  
  一种从内心深处生出来的力量和感动,一种由内而外的幸福感包围了我,这种幸福感就是:一路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