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杜泽镇西边有个宝山村,以盛产枇杷而远近闻名。“宝山枇杷”历史悠久,味道鲜美,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在其游记中就有相关记载。解放前,宝山枇杷就畅销上海、杭州一带。
  
  那么,宝山村除了枇杷这一“宝贝”之外,在它的山上到底还有什么宝贝让它得名“宝山”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杜泽镇位于绵延的千里岗山脉脚下。传说玉帝在千里岗山脉放养了一白一黑二条天马。这两条天马每天不知疲倦在千里岗上奔驰。久而久之,也不知是贪恋山上的草青树茂,还是喜欢山下的民风淳朴,它们都不愿上天再回天宫而留了下来。后来,它们化成了一黑一白二条彩带留在山中。当地百姓把黑的挖出来就是石煤,白的就是石灰石。这二种材料刚好搭配成原料与燃料,烧出来的石灰供建筑和农用,远近闻名。处于杜泽镇西边四里左右的宝山村,正是石煤和石灰石资源丰富的地方。
  
  话说很久以前,在宝山的半山腰上,住着一户祝姓人家。父亲早逝,留下祝老大、祝老二兄弟俩与母亲相依为命。兄弟俩就地取材,在山上挖了一口石灰窑,用石煤烧些石灰挑到山外去卖,换回些盐米,奉养老母,将就着过日子。
  
  话说一日,那老二到山下亲戚家喝喜酒,眼看着别人洞房花烛喜结连理,联想到自己兄弟二人烧石灰数年,并未积攒下多少银两,以致兄弟二人都至今孑然一身,好不凄凉。因此上不知不觉就喝高了。离席之后,他一步三颠、摇摇晃晃地上得山来,迷迷糊糊之中竟走错了路,来到了一面刀砍斧削般矗立着的石壁前。恍惚之间,只见眼前的石壁上一道山门徐徐打开,山洞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
  
  他揉揉矇眬的醉眼,仗着酒劲,走进去仔细一看,原来是18个金罗汉,有高、有矮、有胖、有瘦,都兴高采烈,在那里嬉戏玩乐。其中有一个女罗汉,看上去满脸皱纹,又老又丑。他见这些罗汉一个个都慈眉善目,就和他们搭起讪来。没想到却聊得十分投机,就索性和他们一起嬉戏玩耍起来。不知不觉,天快亮了,他才恋恋不舍地回家了。临走之时,罗汉们x告诉他,每当农历十五月圆之夜的三更时分,山门就会自动打开,他可以在这个时候再来玩。他答应着离开了。当他刚刚一脚踏出洞门之时,山门就在他身后徐徐地合上了。
  
  老二回到家中,天色已经发白。母亲问他为何一夜未归,老二就杷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老大听完之后,就埋怨说:“你这个傻瓜,为什么不抱个金罗汉回来?那样我们生活就好过了。”老二说:“他们和我一起游玩嬉戏,我和他们是朋友。我怎么能做这种不仁不义的事情呢?”“你不忍心,下次我去好了。”老大鄙夷地对弟弟说。
  
  好不容易挨到翌月十五。那晚月光月光皎洁,银辉洒遍大地。祝老大早早地来到了那块石壁前。三更时分,山门果然徐徐打开了,里面还传来阵阵悦耳的音乐声。老大一个箭步窜入山门,见到那些年轻俊美的罗汉,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抱出来,放在地上—只有那个又老又丑的除外。他抱出来一个,又进去抱下一个。谁知这些被他抱出来的罗汉,刚被抱到洞外,转眼之间又一个个地跑回了洞中。原来,那个又老又丑的金罗汉,其实是其余罗汉的母亲。这些罗汉都十分恋母,只要母亲还在洞中,它们就会逃回来。如果把这个又老又丑的母罗汉抱出来,其余罗汉就会跟出来。
  
  就这样,贪心的祝老大整整忙活了一夜,却连一个金罗汉也没有得到。
  
  据说,从此以后,这宝山的山门就再也没有打开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