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黄氏宗谱记载,“先祖国兴公举家由福建邵武府建宁县北门外横山后迁居浙衢西邑清源乡之石井,见其地山环水绕而立居焉,遂为石井始祖也”。族亲在这里安居乐业、生养繁衍、代代相续、薪火相传300多年,又传11世。2018年下半年,父亲有重修黄氏宗谱之倡议,得到族人们的拥护和支持,随后成立了修谱理事会,在民国10年纂修黄氏宗谱的基础上,完成修谱之举,此举继前人之美德,并合时代之潮流,宗谱遗风、传承万年。
  
  “清明祭祖雨绵绵,爆竹声声唤祖先;供品一盘飘雾气,清香三柱起云烟。”乙亥年清明时节,酝酿已久的寻根之旅终于成行了,2019年4月5日,我与堂叔贤哲、堂弟建民,上午8点驾车从 衢州出发,中午11点来到目的地——邵武市,山清水秀,给我们留下很好的印象,得到邵武黄氏峭山公后裔联谊会顾问黄新华等宗亲的热情接待。
  
  中餐后,一行在联谊会会长黄勇军的带领下,前往和平镇,沿途经过建设中的黄峭广场,驻足停留,照相留念。继续前行,抵达黄氏大始祖峭山公古里,来到位于和平镇坎头村上井自然村的黄氏峭公祠,祭拜先祖。据史料记载,黄氏峭公祠为后唐工部侍郎的享祠,峭公有21股子孙后裔分处各地,他们为纪念开基大始祖而在其故里建此享祠。其创建时间为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为四合院式天井院,砖木结构,建筑完整,具有明显的清代建筑风格,古朴且具地方特色。峭山公晚唐五代的一位历史人物,创办书院、造福桑梓、培养人才,教育子孙不靠祖荫、自立自强、开拓创新的精神,至今仍有现实意义,是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后裔遍布海内外,人口达千万之众,黄氏峭公祠吸引海内外后裔前来寻根认祖,促进各后裔的联谊。
  
  走近黄氏峭公祠,“欢迎海内外宗亲回祖地谒祖”的标语映入眼帘,看到大门两侧一对楹联,上联是“久问而不疏”,下联是“频来而不拒”,后经认证,这首诗是先祖峭公留给子孙的家族谱牒,也是相认的凭据,他要求凡我黄氏子孙都要记住这首诗,大门上方“黄氏峭公祠”五个金色大字引人注目。
  
  一行走进黄氏峭公祠,看到宗祠大堂前方峭公塑像,上面挂着“工部侍郎”的横匾。邵武黄氏峭山公后裔联谊会永远荣誉会长黄承坤、会长黄勇军、副会长黄邵辉、副会长兼秘书长黄流坚等宗亲莅临祭祀现场,在宗祠举行石井黄氏宗谱移送归宗仪式,石井黄氏宗谱将在祖地上井黄氏峭公祠永久珍藏。接着举行隆重又庄严的祭祖仪式,司仪宣布:浙江衢州黄贤哲、黄浩、黄建民裔孙祭祀太始祖考峭山公、太祖妣上官氏、吴氏、郑氏暨21祖考、祖妣祭典开始,点香上火,一拜、二拜、再拜上香;跪拜俯伏,进爵献礼,一祭酒献红枣桔子、二祭酒献全鱼猪肉、三祭酒献全鸡海鲜;司仪诵读祭文;俯伏拜祖,行三跪拜九叩首之礼;在峭公像前,上香鞠躬献上我们最虔诚的敬意。
  
  在联谊会会长黄勇军、副会长黄邵辉的陪同下,一行驱车又来到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黄峭公墓,下车最引人瞻目的是矗立在台阶上的汉白玉牌坊,上面刻有“黄峭山公陵园”,沿着陵园步行道上,静悄悄的山林庄严肃穆,我们来到峭公墓前,在陵墓前肃穆而立,敬仰之情油然而生,点烛、焚香、叩拜、鸣炮,参拜土地公、锡公墓、峭公墓。站在峭公墓前,远眺层蛮叠翠、一望无际、风景隽秀,让我们感受到先祖高瞻远瞩、博大胸怀,更验证了峭公后裔人才辈出、繁荣富强的景象。
  
  黄峭(公元871年——公元953年),字峭山,唐朝邵武和平坎头村上井人,官至后唐工部侍郎,他的坟茔卧于和平镇坎头村黄家林,迄今已有千年的峭公墓在日月轮回的消磨下,已荡然无存,现存的墓是清乾隆四十四年(公元1783年)重修,墓茔的前方刻着“江夏家声远、颖川世泽长”的楹联,高度概括了这支黄姓家庭的历史渊源。历经世代沧桑,黄峭公的各支子孙,每当清明时节,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远渡重洋、在异国他乡繁衍的后裔,都会不远万里回到坎头黄家林祭拜扫墓,因为黄峭墓就是这支黄氏家族的思想坐标和怀想的家。
  
  据邵武一中高级教师、民盟主委黄邵辉副会长的介绍,唐朝末年,烽烟四起,唐昭宗时(约公元890年),邵武水灾频繁,加之地方军阀割据,盗匪出没,民不聊生,青年黄峭毅然拿出自家积蓄,聚合乡邻,兴办义师,安抚灾民,武装自卫,使地方得以安宁。
  
  几年后,他应征入伍,为大将军李克用赏识,协助李克用领兵征战,整装平乱勤王,历任千夫长、千户候等职。唐朝灭亡,后梁建立,黄峭用绝食、弃官为归隐,以实际行动来表现对唐朝的忠心。
  
  后梁龙德三年(公元923年),李克用之子李存勖,灭梁称帝,建后唐,黄峭再次为官,任工部侍郎,后观复唐无望,乃绝意仕途,弃官归隐,既而创办和平书院。
  
  和平书院创建初期,是一座黄氏宗族自办学堂,专供族中子弟就学,此例开创了和平宗族办学先河,南部各姓氏宗族竞相效仿,宗族办学从此相沿成习。自宋以后,和平书院成为一所地方性学校,吸引了一大批历史上著名学者到和平书院讲学,宋代著名理学大师朱熹曾到和平书院讲学布道,东门上的“和平书院”就是当年由朱熹题写的。和平书院,绵延千年,它将儒家的思想浸染进古镇每条街巷,并发扬广大。
  
  黄峭八十寿辰这一天,宣布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二十一个儿子,只留长子,把其余儿子全部“赶出”家乡去闯天下,黄峭给每个儿子一匹马、一本宗谱,还有一句话“燕雀怡堂而殆、鹪鹩巢林而安”,念及自己年事已高,一别或成永诀,他把心中万般的不舍,把自己的牵挂与期望,都融入《遣子诗》中:“信马登程往异方,任寻胜地振纲常;足离此境非吾境,身在他乡即故乡;早墓莫忘亲嘱咐,春秋须荐祖蒸尝;漫云富贵由天定,三七男儿当自强”。从峭公的诗情画意中感受到他在字里行间锻造自我、修炼灵魂、推及子孙谆谆深意,纵观《遣子诗》的文化内涵,指引着一代代黄氏家族裔孙的前进方向。
  
  十八个儿子信马由疆,马停而居,随地作名,开创家业建立功名。带着老父亲的激励和叮咛,二十一个儿子有四位成为进士,有八位成为将军,更重要的影响是,黄氏家族由此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教育方式,儿子一旦成年,必须离家外出打拚。到如今黄峭后裔子孙遍布海内外各地,多达1700多万人。
  
  黄氏一脉巍然屹立在中华十大姓行列,峭山公血脉被公推为闪耀于神州百家姓的名门望族。祭祖寻根、溯本求源、感恩图报、告慰先灵是我们黄氏家族裔孙传统家风、立世之本,追思祖恩祖德、不忘祖宗创业之艰辛,弘扬先祖修身立身、无私奉献、开拓进取之精神,企盼大显祖黄峭公保佑裔孙兴旺发达。
  
  在晚宴上,与来自福建厦门、广西惠州的宗亲,欢聚一堂,共同联欢,倍感亲切,大家共诉亲情。
  
  4月6日上午,我们开始返程,行前,黄勇军会长送我《江夏黄氏峭山公宗史》、《峭山公传》,它将成为我今后学习、传承峭公文化的精神食粮。一路上,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祖地宗亲陪同的场景总是历历在目,亲切的话语回响在耳边,“久问而不疏、频来而不拒”,不正是祖地宗亲传承千年高尚亲情文化的体现。
  
  经历300多年的时间轮回,乙亥年清明时节,江夏郡黄氏后裔从浙江衢州石井来到福建邵武上井,寻根谒祖,领略了祖地人文环境、自然风光,他们的光辉灿烂的人文思想,将永远激励着后辈裔孙前行,寻根谒祖圆梦之旅所培育的血缘情谊将源远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