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书神侠,飞雪连天。2018年,金庸先生去世了,享年94岁,不觉得很意外,毕竟已是高寿。但依旧令人伤感,因为曾经在他的那些故事里徜徉过,痴迷过。金先生走了,恍然觉得一个时代就这样结束了,而我也走向衰老,也觉得该写点什么。
  
  金庸的小说实在是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存在。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感觉的,但我知道金庸的武侠小说风靡的那些年,我和我身边的同龄人都是沉迷其中的。
  
  那时候的我,家庭条件有限,可偏偏爱看书。家里的“演义”“公案”之类的书籍已经不知道翻过几次,偶尔偷买的闲书也大致是几分几毛钱的小人书之类。所以,当同学把琼瑶和金庸的小说拿来的时候,那实在是我阅读史上的一场“大餐”。于是,我这个老师同学眼里的乖学生就在老师同学的眼皮底下开始品尝我的饕餮大宴。如今还有很多同学说我阅读速度快,其实在那种偷偷摸摸的刺激下锻炼出来的速度如何不快!但速度快并不影响我对小说内容的攫取,所以一旦和同学点评小说中出现的人物和情节,我这个素来拙嘴笨舌的人,竟也能和那些伶牙俐齿的同学不相上下。现在还有一些高中同学会说起我曾参与的闲话中国四大名著的杜泽“西麓埂夜话”,其实我还参与更早的有关金庸小说的“下槽桥夜话”,不过只怕也没多少人记得了。
  
  我从小就是个喜欢做梦的人。如果说,看到金先生的小说前,我的梦里惯常出现的,不过是老人们常说的神仙鬼怪或者八路军打鬼子的片段,那么,经过那一段时间夜以继日偷看金庸小说后,我的梦里出现的却往往是侠客,飞檐走壁,行侠仗义。而如果说,琼瑶小说让我更加固守自己的心灵世界,而金庸的小说则是打开了我的一个新世界。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都说一花一世界,金庸的每一本小说就是一个世界。当初的我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武侠世界到底是哪一个,早已经忘了,但确实是一本一本地读,和同学轮流着一套一套如饥似渴地读完的。那一个个世界便冲破了层峦叠嶂,如呼啸的山风吹开了我眼前的雾霭,那个武侠世界——我至今向往的世界便一点点地呈现在了我的眼前,于是我沉迷了,以至于硬生生地把自己组装成了江湖侠女——一个不外露的侠女——当然没有绝世武功,也努力克制了遇人就想抱拳问候的冲动。金庸的书,解读的人已经够多,我只想写写自己当年喜欢金庸小说的原因。
  
  都说,读一本喜欢的书,就是可能在书里找到了自己。当初之所以痴迷,我想,应该是与我的心气真的有关系。因为,当初的我应该是从金庸的武侠世界里找到了自己。我是家族中的长女,不很聪明但也不是特别笨的那种,于是身边从小就跟着一群小尾巴。小的时候一起玩耍,后来大了一起上学。一起玩耍,自然也会有矛盾;一起上学,也会有别村的山里娃来欺负自己村的小伙伴。于是我这个“老大”便自然而然身负重任,给自己的小伙伴们排忧解难。一呼十应,以暴制暴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如今想起每一学年的开头,村里的七姑八姨牵着自家的孩子托付给我的郑重,心头的那股豪气依然不减。因此当初的我似乎是天生具有侠义之气的,金庸的小说确认了我喜欢的侠义。
  
  习惯的力量也是巨大的。前面已经说过,我从小看的书都是“演义”“公案”之类,里面不乏飞檐走壁行侠仗义之辈,比如《隋唐演义》里的瓦岗英雄,《说岳全传》里的牛皋之辈,《包公案》里的展昭等人,很奇怪,看这些书的时候,认的字并不多,可就是这样几乎一个字一个字抠着读的,竟也把厚厚的几本旧书读下来了,而且还能够和当时的三祖父说上半天。三祖父也算是当年村里的一个奇人,没上过学,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来,可他就是能把《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说个头头是道,当然其中会夹杂着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一直到我大学毕业,三祖父还会用一些奇奇怪怪的解说来为难我。最近在听《易中天品三国》,发现已经去世的三祖父曾经的那些说法,竟有些和易中天的说法不谋而合。而《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这两本书里的一些人物,身上又何尝没有侠义之气!于是当年的我身上,恐怕早已习惯了那些义气干云豪气满怀的角色了。
  
  而金庸的小说大大满足了一个略有些自卑的山里小丫的情感需要。虽然金庸小说里的主要人物个个出身不凡,但我偏偏喜欢那些出身平凡的人物,比如我最喜欢的《天龙八部》里,乔峰出身契丹贵族,段誉是大理王子,可我偏偏最关注虚竹。看小说的时候,就知道是个相貌丑陋的小和尚,便想着那是自己村里最丑最老实的那个人的样子,甚至还想到了貌不惊人的自己。后来偶然看到一部搬上荧屏的《天龙八部》,看到的虚竹和尚颜值还可以,只是嘴唇有点厚,眼睛三角的。想到这样的人也有可能一鸣惊人,也有可能成为一代枭雄,于是不由自主地对老实人也尊重了几分,对同样平平常常的自己也多了几分希冀。现在的学校教育很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这样的重视程度让我平白地觉得现在的人一个个看去都不健康,起码心里不太健康。倒不如以前的那些行侠仗义小说,看多了,自然而然地一肚子侠义心肠家国情怀。好的文学作品就是最好的心理医生,金庸小说之于我,就是治疗我的心理的最好的药引子。当然最后能够成就如今这个被称为女汉子的我的,当然离不开我身边的各种各样的事件和形形色色的人们。
  
  金庸小说还教会了我去辨识世间不同的人和事。年轻的时候还不太明白,年纪大了,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才恍然大悟,原来金庸的小说里早已说得明明白白。
  
  其一,没有完美的人生。金庸小说里的绝世高手很多,但人格完美的不多,最后始终坚持在世间奔走的不多,也就是人生完美的不多。金庸的这些小说中,最让后人称道的莫过于《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了,完全是儒家思想的代表形象,“仁义礼智信”几乎都具备了,偏偏金庸却处处突出其智商的不够用,当然这样的不完美更能让我们看见小郭同学的忠厚和勤奋。一勤天下无难事,这样的一个人物的成功史多么振奋人心啊,勤能补拙,勤能给自己带来机遇和成功,我等普通大众何乐而不为!这样的一个人物成材了成功了,偏偏又是个对爱情对家庭对长辈对国家都有担当的“五好”男人,偏偏又碰上多事之秋,在《神雕侠侣》里又要絮絮叨叨管教杨过,却最终城破人亡为国捐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郭靖是典型,亦有让人扼腕叹息之处。而其他高手更是难以完美,比如杨过断臂,段誉的“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韦小宝的市侩等,就是每一个重要人物的结局也大多是不算善终的。而《倚天屠龙记》里纪晓芙爱上了大魔头杨逍而不悔,《神雕侠侣》里公孙绿萼死在了自己父亲手下,《雪山飞狐》里的程灵素为了救胡斐而死……要么身死,要么归隐。似乎说明真正的高手和侠义之士,在现实里是存在不下去的或是不可能存在的,因此完美的人生是不存在的。
  
  其二,人是不能简单地用“好坏”两字来界定的。《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应该是个坏人,可他也是为了复国大业而绞尽脑汁,甚至还牺牲了自己的亲情和爱情。凭什么郭靖护国就是好人,慕容复复国就是十恶不赦了……这些还是让评论家们去浪费口舌吧,奇怪的是,我倒是蛮喜欢《天龙八部》里的“四大恶人”,明明“恶”得千夫所指,可偏偏也会偶尔讲究江湖信义,做些让人高兴的善举,有时候“恶”得可爱;《鹿鼎记》里韦小宝实在不是好人,可他也实在能够坚守底线,所以人缘不错;而诸如《笑傲江湖》里的岳不群、林平之等名门正派人物,倒是显得道貌岸然阴险恶毒,委实可恶难怪说盖棺方能论定,好人坏人确实需要时间来鉴定。
  
  其三,高手在民间。古龙、梁羽生和温瑞安的武侠小说里,出现很多的朝廷高手。可是金庸的小说里,似乎高手都在民间,为朝廷所用的真的没几个,为当时的大宋王朝所用的几乎没有。倒是有皇帝不做出家做和尚的,《天龙八部》里的一灯大师便是一个,所以他在《射雕英雄传》里的出场便是“渔樵耕读”贴身护卫,排场不小,可终究还是出家了,不在朝廷范围之内。而一部小说快写完了,众家高手你来我往不可收拾的时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扫地僧横空出世,于是天下太平。所以扫地僧才是真正的高手,真正的高手从来不浮夸不炫耀不争名夺利,一心华山论剑的高手都是浮云。
  
  其四,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金庸的小说里,那些次要人物往往善恶难以分明。但只要有一丝善念,就有一分福报。比如《射雕英雄传》,包惜弱善则善矣,偏偏救了不该救的人,落得个家破人亡,却也最终留下了自己的儿子;而这个杨康面善心恶,却真爱穆念慈,于是也赢得了穆念慈的真爱,最后杨康死在自己用来害人的蛇毒之下……金庸的小说里,几乎所有的主角都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实力,从而凭借实力证明“善恶到头终有报”的道理。而我从小听到的神鬼故事如此,父母的教育如此。这一点让我至今念念不忘,因而对世界满怀善意和乐观。
  
  易中天在品三国时提到,中国人有三个梦:明君梦,清官梦,侠客梦。这些梦都无法实现,那只好去读武侠小说。金庸的小说就很好地给我构建了一个江湖——成年人的童话世界:无贵无贱,无长无少,侠义会在,勤能补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独孤求败离开了,却也能造就杨过和令狐冲这些后来的绝世高手。金庸离开了,恍如以他自己为主角的小说已经结尾。但江湖还在,传说还在,被他的小说影响的你我还在。金庸是筑梦高手,你我这些后死者,不妨读一读金庸的小说,也可以试着做一个不完美人生的满怀善意的民间“高手”—— 即使飞雪连天,也不忘笑书神侠。
  
  斯人已逝,我深信这只是另一个更好的江湖的开始,过去的已然过去,未来的正在到来。就此别过,永远的金庸!就此别过,令人难忘的2018,咱们另一个更纯粹的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