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生,总会或多或少地体验到人在囧途的感觉,而那一年春节从老家返回浙江时的感觉,让我刻骨铭心地体验了一回真正的囧途人生。

  我们是正月初五的晚上八点半从故乡县城利川驱车出发的,按照正常情况,开车途中在高速服务区适当休息,最多18个小时是可以到达浙江龙游的。可我们整整经历了40多个小时,才终于抵达了在龙游的家。其间的滋味,非常人能忍受,不堪回首却又不时想起,如今想来仍觉心有余悸,阴影尚在。

  刚出故土县城半个小时之后,高速路上便出现了拥堵情况。太多驱车回老家过年的人与那些大巴司机,还有各种各样要赶路程的人,都跟我们的想法一样,想要赶在初六晚12点高速公路免收过路费之前到达目的地。因而各种车辆很快汇集到一块,形成了车流大军,浩浩荡荡,声势浩大,充分彰显着中国人口的众多,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快速,也冲击与考验着我国高速公路的质量与速度。

  刚上高速不久,拥堵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我们的车在众多车的夹缝里苟延残喘、艰难前行。蜗行一般,老公只能一直挂着一挡,踩着刹车和离合器,紧紧跟随前面车辆,体现着跟车的高超水平。不然,就会有车技高者冷不防见缝插针,任你后悔莫及、恼怒无奈。几分钟挪动一下已算幸运,有时甚至要停止多时然后才能行进几步或是几分钟。

  老公奋战在蜗行开车的战线上,精神高度集中和紧张,我们坐车的人却在这种缓慢或者停止状态中疲惫不堪以至昏昏入睡。我一直强撑着不敢睡着,担心老公一个人开车没人陪着说话会犯困,可疲劳的袭击终是抵过了这种意志,我还是昏昏然,在似睡非睡、时睡时寐的状态中摇头晃脑、腰酸背痛、四肢乏力。

  也不知过了几个小时,按照正常只需要一个小时开到的路程,我们才终于从县城开到了市区恩施的服务站。那时家人从QQ里发信息或是打电话过来问我们到了哪里,当得知我们走了那么久还没出市区,便又好笑又心疼,知道我们受苦了。

  老公停车半躺着打了个盹,便继续上路了。所幸的是从恩施一直到宜昌的路程,都没遭遇堵车。但是过了宜昌,一直到江西的九江,一直都处于堵车状态。似乎只是在瞬间,各处车辆突然又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块一样,成千上万辆车,形成三列巨龙,在高速公路上演绎着巨龙摆尾大赛。本来只是两车道的,一些司机迅速将路肩开辟成车道,希图加快车速,殊不知“聪明”的司机很多,很快超车道也堵了起来,于是三列车队又做蜗牛爬行、蚂蚁搬家状,车辆密密麻麻、首尾相接,气象蔚为大观!

  一路堵一路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你所产生的恼怒、烦躁、痛苦、疲惫与失望都只能化作无可奈何,然后以百分的耐心和毅力,顽强而执着地奋战。只要人家车动一步,你就必须紧跟上去,有时候,等几十分钟就是为了瞬间的前移;有时候,发动机一直响着,就只为了那几厘米的向前。

  车辆怒吼着,驾驶员们强撑着,车里的其他人在疲惫不堪中睡去又醒来,醒来又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各种痛苦难耐的感觉变成失望,以至麻木,我们不再急躁,平静下来,要么安然入梦,要么听起歌来,要么找出零食来美美地享用。儿子欢快地吃着零食,公公喝起了临走时我姐夫塞给他的“稻花香”酒,外甥女塞上耳机,悠然地听起了手机里的歌,我一边听着车里的歌,吃着薯片,一边给老公喂着。这时,车里俨然成了一个家,一家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更有了温度,更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身体与心灵、生命与情感紧紧联系在一起。这种久违了的感觉,让我在突然间升起一些感动。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离开父母告别亲人的失落与惆怅,又似乎在此时此种状态中得到了弥补。

  堵车的高潮是到了江西九江大桥前,成千上万辆的车形成车山车海,先是等着出高速,然后是等着上九江大桥。在出了高速路口到九江大桥之间的那段距离,在等待了好久不被放行的情况下,有的司机急躁起来,直按喇叭,喇叭声彼此起伏,成为苍穹之下嘹亮的交响乐,穿越夜空,为正月正浓的年味增加了气氛。到后来,车辆终于被放行,可以缓慢前进时,因为那一段公路正在改建,中间的护栏不少地方被拆掉了,因而有性急的司机便急中生智,穿越护栏破损处,到对面车道上逆向行驶,很快,一些司机跟着效仿,形成一路车队,直到两路车队、三路车队,一路鸣着喇叭,飞奔向前,令这边车道上缓慢爬行的司机羡慕嫉妒恨。可是好景不长,很快那些车辆遭到了交警的拦截,对面的车道也拥堵起来,直到停滞不前。当交警在拦截,试图将这些坏了规矩的车辆疏通回正规车道时,一些司机趁其不备,又飞快地从旁边开溜,甚至有一些司机把车开到了边沿正在扩建的泥土路上去,不管不顾,扬尘而去。

  老公情急之下不小心也卷入到不道德的行车大潮中去,在逆向行驶中怀着占了便宜的侥幸,带着那么多人都不道德我为什么一定要道德的自我安慰,在自我责怪与安慰的矛盾挣扎中,最终被交警输送回原车道,终是超过了原来的速度往前赶了不少路程。中国人的素质,大抵就是在这些非常时刻暴露得淋漓尽致的吧?而中国人的法规,中国人处罚违规违纪“暴徒”的力度,也可于此窥见一斑,所谓法不责众,其实就是对很多从众犯错犯罪人的纵容吧。

  后来,后来,当我们在正月初六夜间十二点之前,在经历了27个多小时的疲惫行程之后,跟很多司机一样,老公选择就近高速出口下了高速,在路边停下来休息。当我们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准备再上高速时,才发现入口被封了,问值班人员才得知因为雾大所以封闭高速。我们在百般无奈之下只得选择另外一条不知名的乡村公路前行,老公用的是手机上的导航,怎么也搜索不出那条道路,但车已开上那条道路,即便错了,也只得硬着头皮往前开。

  一路迟疑着、试探着往前开,开了大灯和防雾灯,仍只能看见几米开外的距离,一片浓雾弥漫,周围死一般的沉寂与黑暗,我们不知道我们正行进在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上,不知道等待我们的前方将是什么,感觉车驶入了一片迷茫与虚无之中。老公跟自己较着劲,我在心里默念着只要有路大抵就有希望吧。我在忐忑不安与恐惧迷茫之中,睁大眼睛死盯着路面,生怕一不小心就掉入了无边的深渊。那种感觉,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是一种行进在绝境边缘而又不得不得冲杀出一条生路来的感觉,是一种似乎要走进黑暗与死亡的感觉。只觉得心底一股凉气升起来,周围的山影树影都是鬼魅的影子,不断向我们逼来。

  老公固执地往前开着,终于,路旁似乎出现了零星的灯光、房子和人家,慢慢的,前面道路越来越宽敞,导航提示左前方行驶500米,进入婺源高速入口。当前面一片灯光明亮时,我们看到了“婺源入口”几个大字,所有绝望、恐惧被希望、光明代替,绝境逢生的感觉在心里升腾,燃成一团火,亮成一束光。

  可是,当老公欢天喜地地往前开去时,才发现依然是道路封闭的标志。无奈,我们只得停下车来,又开始了漫长而痛苦的等待。老公此时精力已透支,靠在座位上便响起了鼾声。儿子、外甥女和公公早已睡着,我将头靠在前排椅背边沿,立马进入睡眠状态。太困了!整个人要虚脱了!我可以想象老公的感觉,若不是他承载着一家老小的安全,若不是他得支撑起我们的整片天,他怎么可以坚持独自开车长达几十个小时呢?

  从夜里十二点多一直等到次日凌晨九点左右,婺源高速入口才终于放行。此时,浓雾已渐渐散去,阳光洒遍大地,我们犹如在昏暗牢狱里囚困了多年的犯人终于刑满释放一般,振奋精神,一路说笑起来,老公把油门踩到最快,飞奔向前,我们朝着光明、幸福的康庄大道驶去。驱车两个多小时,我们看到了“衢州”的路标,再往前,看到了“龙游收费站”,家就在眼前,心中竟然百感交集,归家的幸福感那么强烈和深刻。

  七零八落的叙述,犹如我七零八落的心情。若不是亲身经历,怎知道其间的辛酸滋味。而在这种患难与共的经历中,我更加体会到了一家人生死相依的感觉,懂得了真正的爱与幸福的真谛。

  人越是在囧途,才越能体会得深刻,思考得透彻,这将是我人生难得的一笔财富,我坚信在以后的人生道路里,无论遭遇怎样的苦痛挫折、逆境囧途,我都可以昂首向前。因为我相信:我所遇见的人和事,都是命运的最好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