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已被凉爽的风雨冲洗得消失殆尽,夏,似乎也正在一场场雨中渐行渐远。老人说,三伏搭一秋,立秋应该也快到了。

  山里的夜就是比城市里的来得快一些,太阳刚从西面的山头下去,夜幕就迅速笼罩了整个山谷。知了还在枝头高一声低一声地嘶叫,敏捷的“夜行者”们却已经开始它们的活动。

  夏夜里,活跃着的有许多小飞虫。成群的飞蛾围着灯光依依不舍,似乎那闪亮的灯泡或灯管里有着它们渴慕的心上人,使得它们不顾一切地哼着恋歌,千辛万苦也要舞动出它们的风姿来。可是夏夜乘凉的人们却极其讨厌它们,常常会点了艾草或者别的什么来熏,熏得这些痴情的恋虫们东奔西跑,却又执迷不悟地卷土重来。孩子们可就有事情做了,拿了竹枝或者麦秆扇跳着脚轰赶,即使是凉风习习也能够忙出一身汗水来。然后就是那吸血的蚊子,嗡嗡地在清闲下来的人们身边上下翻飞,趁人不注意就冷不丁地吸了一肚子的血。大人们被蚊子咬了,才猛然醒悟过来,赶紧回家拿了花露水,可劲儿地往孩子身上涂,涂了一院子的香水味。

  有时候,会忽然听得一阵知了的乱叫,人们就叫孩子赶紧去抓,那是夜盲的知了只顾往有光的地方飞,却飞进人家家里去了,翅膀上却沾了蜘蛛网怎么也飞不起来,只好做了孩子们的俘虏,在孩子手里吱吱地乱叫。间或,还有几只蚂蚱或者蟋蟀螳螂也会跳进孩子们的眼帘,于是一场大呼小叫又在院子里响起……

  孩子们最兴奋地却是追逐青蛙。清凉的夏夜,青蛙们追着小飞虫们跑,孩子们追着青蛙跑,于是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景象在夏夜里处处可见。小飞虫们飞飞停停,蛙们也是跳跃到某个地方翘首而待,而孩子们可就是那最后的黄雀了,赤手空拳也能抓住不少蛙。可是其中却有一种山里人视为宝贝的野生石蛙,和普通青蛙绿色的脊背不同,石蛙有着一身棕色的皮肤,据说清炖了给小孩子吃,能够强身健体,特别是能够提高孩子的免疫力。这几年一些山外人经常在夏夜里背着个电瓶,沿着山溪电石蛙,大的石蛙几乎被抓光了,而和普通小青蛙差不多大的小石蛙却经常在山里人的院子里出现。当孩子抓住一只小石蛙,真正的山里人就会赶紧从孩子手里抢过去放生,说是等它们大了再抓。山里孩子最怕的是不小心逮到一只癞蛤蟆,倒不是嫌癞蛤蟆丑陋,而是据说癞蛤蟆的尿水如果射到眼睛里,眼睛就会瞎,所以不如退避三舍。

  最惹眼的自然是打着“灯笼”的萤火虫,东一簇西一簇的,有的在低矮的草丛中间盘旋,有的却在高高的树梢闪烁——和天际的星星一起。孩子就在外婆身边指着萤火虫咿咿呀呀地唱——“萤火虫,挂灯笼,飞到西来飞到东,晚上飞到家门口,宝宝回家他来送。”孩子往往觉得念不够,于是外婆又绞尽脑汁地想从前的歌谣“一粒星,两粒星,姆妈归大厅。姆妈呢,养鸭。鸭呢,鸭生子。子呢,子化灰。灰呢,沃萝卜……”长长的歌谣总是会让那些调皮的孩子很快收拢起眼睑,进入甜甜的梦乡。孩子的梦里,萤火虫和星星交相辉映,把整个梦照得通透甜美,而外婆的歌谣还在绵绵不绝,使得孩子们的呼吸都变得特别的安稳……

  夏夜,群山一片黝黑,像一个个巨人守护在小村的周围,草木的影子隐隐约约。时而,远处传来几声敲打竹子的声响,甚至会响起几声爆竹,那是山里人在驱赶偷吃玉米的野猪。山里的草木疯长,野猪们也开始接近人类的领域,几个狐假虎威的假人已经吓唬不了它们了。

  孩子睡着了,院子里显得特别宁静,大人们一边用麦秆扇赶着蚊虫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轻声说着话:“六月十四了,上半年的节气啊!”“立秋了,还是下点雨好,否则要晒秋老虎的!”

  溪水哗哗地流着,一阵凉风吹过,周围的竹林也是哗哗作响。一股淡淡的花香一直在身边萦绕,那是水风带来的小溪边胭脂花(紫茉莉)的香味——它们总是在夜晚的时候尽情绽放。抬起头来,极目四望,发现白日里刚下过骤雨的山村——月朗,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