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芦芦老师的《守望童年》从课外书开讲,分为“我的童年”和“我的作品”两大块,意犹未尽地在四十分钟到来时踩下了刹车。
 
听完讲座,除了羡慕她的童年有课外书相伴外,就是对她第一次被老师夸奖的作文《柳树上的“扑通鬼”》心动了。文章写的是她为了避开小伙伴的骚扰,带着她的课外书躲到小溪边的柳树上,结果被一个顽皮的小男孩飞起一脚震落到了溪水中。这“扑通”一声,遭殃的不仅是她,还有一个正在洗衣的老大妈,可不曾遭殃的却是被她高高举起的那本课外书。这“扑通”一声,同时也溅起了我童年记忆中的浪花一朵朵。
 
作为同龄人,我的童年几乎没有课外书,但我的童年却有同样精彩的生活画面。
 
七八岁时,常借着放羊的机会和小伙伴一起在村前屋后玩各种游戏。有一次,穿了一件新的灯芯绒裤子出门,妈妈再三嘱咐,要小心,别弄脏,别勾破了。可谁知,那天小伙伴们把羊往山坡上一放,便玩起了溜坡。起先,妈妈的话还能在耳畔响起,可禁不住眼前声声欢笑和张张笑脸的诱惑,便加入了疯狂的游戏队伍中……待兴尽晚回之际,才发现新裤子的屁股处硬生生被磨出了两个洞。那一晚毫无悬念地被狠揍了一顿,但我想那一晚妈妈除了心疼我那红肿的屁股外,更心疼那件崭新的破裤子吧,因为在那个年代,家里的老三要想能穿上一件属于自己的新裤子,做父母的不知道得为她咬几次牙关呢。可儿时的我又怎能理解父母持家的艰辛呢!
 
不过,儿时的我也有让父母夸赞的地方。记得十来岁时,我就能跟随伯父一起赶着鸭群到周边正在收割的田野中去觅食了。近则几里路,远则十几里。有一次,一只鸭子生病了,我着急透了,可又无计可施。伯父让我把病鸭送回家。我便抱起它往回走。去时,赶着鸭群,我们走的是近二十里的大路,但我知道,有一条小路可以节省一半以上的时间,只不过,那得翻越一个山岭,走过一条长长的山坳,不时还会相遇几座土坟。运气好时,或许能碰到来山上打柴的村民,但那仅仅是运气好得不能再好的时候。我不知哪来的勇气,毅然选择了这条少有人问津的阴森森的山路。走到幽深处,便只好抱紧怀里的鸭子。此时,鸭子是我唯一能撑下去的理由,此时的我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我的鸭子得到最好的照顾。
 
当小小的我怀抱鸭子出现在面前时,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而在得知我是独自一人翻越山岭回的家时,妈妈更是惊讶不已。
 
一千个孩子有一千个不同的童年,毛老师的童年和她的课外书相伴成趣,而我的童年有太多时代贫寒的印记,但我相信美学大师朱光潜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有钱难买幼时贫”也是不无道理的。让我们和毛老师一样守望童年,守住各自心头那点随着岁月变迁而越来越醇香的酸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