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市东苑小学 夏美丝

一、改革理念

理念一:塑造孩子阳光的心灵比分数更重要。

我们学校出台的《东苑小学课堂十条常规》要求教师在课堂上用欣赏、发展的眼光看待每一位学生,用激励的语言调动每一位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多年来,学校坚持“评教制度”,让每一位学生、每一位家长对教师的教学态度作评价,以期不断改进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

理念二:多一把评价尺子,就多一个好学生。

多元化的评价方式会培养多方面优秀的学生。重视多元评价,每个孩子就有属于他的光环,属于他的自信;注重过程评价,重视学习过程中的实际状况;采用多元评价,让教师、学生、家长共同参与对学生的评价;注重激励性评价,尽可能看到学生在原有基础上的进步。

理念三:在评价改革之路上大胆践行。

东苑小学评价改革的步子从未停止。摒弃传统的考试方式,建立顺应时代发展和改革需要的综合教育评价体系势在必行。从2012年开始,学校就实施了模块游考,并不断创建与完善评价体系。

二、改革实践

2013年4月,学校制定了《“乐考小达人”实践游考实施方案》,分学科召开一、二年级模块游考的专项会议,科学规划“乐考小达人”模块游考内容。

一是科学设置模块化、趣味性的游考内容。传统考试的目标设置笼统,考题比较细碎;模块化的游考则以知识领域的区块分项考核。比如,语文的游考内容设置为4个模块,一年级有“识字屋——有板有眼来认字”、“朗读吧——有滋有味来品读”、“阅读坊——有声有色来表述”、“书写园——有模有样写汉字”;再如,英语学科设置了“米奇的房间——我会说”和“米妮的房间——我会做”两大模块。

二是精心设计综合化、开放性的游考试题。游园闯关的考试形式不仅要让孩子的动手能力、应变能力、问候礼仪、自理能力、艺术素养等综合素质在考评中得到良好的锻炼和发展,同时,也要让孩子在轻松愉悦的环境中准确检测书本上所学到的知识。对此,学校设计的每一道闯关题目都在确保趣味性的同时,吻合本学期所学知识,切合目标要求。二年级下册需要认识的生字有400个,在“识字屋”这个板块如何考查?教师根据要求,把400个生字分成8份,每份是50个字,由8位教师编写涵盖自己分到的50个生字的情境小短文。考查时,学生抽签选取一篇短文自由朗读,在语言环境中考查学生的识字能力。

三是有效采用情境化、体验式的游考方式。模块游考把知识运用到了现实生活中,创设了学生熟悉的具体场景,让他们买一买东西、排一排队、站一站方位,甚至还可以把知识拓宽到生活之外。“游考”给学生创设了与生活方向一致的具体场景,这样学生学到的知识就能学以致用。这种方式少了些应试成分,多了些应用味和生活味。游考还可以把内容拓展到课外,例如评委还会要求学生回答“要是你在野外迷了路怎么办”之类的问题。

四是精心布置童话般、文化长廊式考场。“游考”当日,校门口的拱形气门上书“东苑小学一二年级‘乐学小达人’模块游考实践乐园;过道两旁的8块展板详细呈现游考”的内容和形式,充满魔幻和童趣;教室演变成了充满童话色彩的“苹果屋”、“七巧板乐园”、“生活馆”等。学生胸前佩戴学校统一设计的“小达人”游考标识,置身于这样轻松愉悦的考场环境,考试的紧张心情消失殆尽。同时,学校还把考场设置成文化长廊。每一个活动教室都播放与模块游考内容有关的文化知识。

五是多种载体记录孩子快乐成长的足迹。为了记录学生成长的轨迹,引导学生科学地进行自我评价,学校还建立了学生成长记录册,其内容包括形成性评价和阶段性评价两大部分。成长记录册呈现的内容有包含形成性评价的“一日常规”养成评价表、荣誉奖励、健康档案,还包含着终结性评价的“游考卡”、“成长的心声”等表格。成长记录册为学生提供了发现自我、展示自我、肯定自我的空间,满足孩子们体验成功、享受成功的需求,浓缩了他们幸福、骄傲的童年生活。

三、改革成效

学生学业评价的改革与探索,倒逼教师课堂教学的转变,倒逼学校课程设置的转变,倒逼育人目标的转变。其主要成效有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转变了教材观。学业评价改革更关注学生的能力,关注学生的素质培养,迫使学校创造性地使用教材。教材内容必须与社会生活实现和学生实际生活有机对接,使教材内容丰富化、教学过程实践化、教学内容生活化。游考式、过程性、活动化的评价改革倒逼学校开发出适合学生个性发展,有效补充国家和地方课程不足的校本课程。学校开设了每周一节的生活自理校本课,全校教师参与编写了《七彩生活——东苑小学生活与技能校本教材》,分为高中低段三册,共计90课时。

其二,转变了教学观。教学评价方式的改革必然推进学习方式的改革。学校因势利导,合理地把课堂的主动权“让”给学生,把问题“放”给学生,把体验“交”给学生,化教为学,以导促学。学校也开始致力于课堂教学模式的探讨,倡导自主学习、自主探究、自主发展、自主反思的“四自”教学模式。

其三,转变了学生观。学业评价方式的改革促使教师的学生观从“工具性”向“生命性”转变,学生不再是接受知识的“容器”,进而真正赋予学生“人”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