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社活动让学生“逻辑思维与创意思维碰撞”。图为四中的孩子们在享受这一过程。姜晖 摄

 

实现相同的教学目标,学科课外作业的时间从“不设限”变成现在的“二三十分钟”,各科教师的“课外时间抢夺战”顺势改成了“课堂能量发挥战”。

 

处于浙江省湖州市中心城区的吴兴区,从2008年5月就提出“学生减负,教师提能,课堂提效,质量提格”的教改思路与目标,并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两年后的调查发现,“有效备课”和“高效课堂”收到了预期效果,年轻教师的教学水平明显提升,而学生的课业负担却并没有明显变化。2010年8月,该区确定了能带动备课、上课和作业诸教学环节改革的切入点——作业控量提质,旨在把学生从繁复的作业中解放出来,给完整的教育质量留下空间。

 

控量有载体:一张表格实现前置监控

在数学学科控制表上,可以清晰看出每道题目后老师出题的用意,上面有本题涉及的知识点和需要学生掌握的内容,相应地标明了解题的分钟数。这张始于新风小学的“课外作业一表式控制表”,如今已推广至吴兴区的各中小学。新风小学校长邓承敏向记者介绍道:“这张表格的灵感源于教育局提出的‘监控在前’四字要求。监控除了要有机制,更要有载体,于是,我们设计了这张包含学科、作业内容、目标、预计完成时间等要素的‘一周作业一表式控制’表格。”

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各学科备课组提前一周集体备课,并设置课堂练习和课外书面作业,作业由年级组长汇总,经教务处审核后再传给班主任。班主任最终要在作业量总时间不变的前提下对每一天的各科作业量进行协调。比如,语文作业的时间占到了40分钟,远远超出了计划20分钟的弹性线,班主任就会跟语文教师商量,适当删减题量。这样一套包含总量控制、年级汇总、学科分配、班级调控等要素的作业前置监控体系,既控多也控少,控少主要是指美术、体育等技能学科课外练习的少量或无量。

“学生繁重的课业负担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老师布置作业时盲目、重复;家长再一味地追加。很多家长有一种物理性的概念,认为学习和写作业是同一回事,孩子作业做得越多就能获得越优异的成绩。这是有失偏颇的。”该区研训中心主任俞柳杰表示,“我们表格中的教学目标在帮助教师理清思路时,也如同给家长吃了‘定心丸’,孩子在预估时间内完成了题目就算能有效达成当天的教学目标。”

 

提质重策略:从设计到流程全面优化

侯宇琦最近遇到了“幸福的烦恼”:他就读的织里镇第二中学,八年级被设为完全脱离教辅、采用校本作业的实验年级。侯宇琦的成绩一直是拔尖的,他并不满足于像语数英这样的重点学科每天只是两张A4纸的作业。父母是外来务工人员,对他只有“把书读好”的期望而没有“指导作业”的能力。一开学,侯宇琦就跑去书店抱了几本辅导作业回家,但他发现一个怪现象:比如数学学科,基础题和老师出的题目大同小异,跳过它们再做难度较大的几何题,抽丝剥茧后,一道题目中所含的知识点还没有A4纸上的多。

在固定的单位时间内为学生置换出更流畅的解题思路,完成当天教学的预设目标,才是“提质”的最好体现。为此,吴兴区特别制定了《中小学课外作业设计基本规范(试行)》和《中小学学科课外作业设计指南》,涵盖中小学的各个学科。

“别看已经成形的这套指南只有160页,但里面的每一道示范题(活动)都是我们精心设计出来的。”研训中心副主任盛春荣说,在作业设计上,吴兴区独创了“定标、创编、微调”流程。其中,定标、创编阶段的实施主体为各年级备课组教师,他们提前一周集体研讨下周的课时作业目标、设计课外作业;微调的实施主体为各任课教师,教师可根据本班学生实际与当天课堂教学实效,对作业作适当微调。

定标要求教师在解读课标教学目标的基础上,结合本校本年级的学情,确定、细化每一课时的作业目标。这种前置式的思考,可能会多耗费几位教师的十分钟,但它的成效是释放了几百名学生的十分钟甚至更多的时间。织里二中的钮祯老师已教了五年的初中英语课,她有一种很深刻的感触:“以前布置作业,不会过多地考虑它有没有对课堂教学起到补充、巩固作用,现在我要通过作业对学生的思维训练起到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效果。”

两年来,吴兴的中小学各自形成了“本门派的武功秘籍”——教师精选或原创的与课时目标相匹配的作业题库。从2010年启动“有效作业”至今,有些题库已经过了4轮修改,教师根据当天课堂实效和学生的作业情况,把发现的问题和作业的优化建议及时备注,反馈到下一次的集体讨论中,被采纳的意见会修正到题库中。这样,下一届教师就可以分享到更精深的“秘籍”了。

 

各校具妙招:变革课堂赢得主动

抱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期望,吴兴区以控量为先作为突破口,形成“倒逼”机制:逼作业设计提质,更逼教师变革课堂教学方式。实现相同的教学目标,学科课外作业的时间从“不设限”变成现在的“二三十分钟”,各科教师的“课外时间抢夺战”只能顺势改成“课堂能量发挥战”,把课堂45分钟利用到极致。

2011年,吴兴区招标并确定了6所初中、8所小学、1所九年一贯制学校为课堂教学改革特色研究学校。学校在作业“控量提质”背景下,自主设计校本教改项目,撬动学校课程改革。湖州四中以“预习单”为载体的自主学习范式,着力把课堂向前拉伸,提倡学生乐学活用;织里二中以“学讲稿”为载体的以学定教范式,走出了一条两头拓展之路。他们创新载体,殊途同归。

“其实,领会‘教什么’或‘学什么’才是真正决定‘怎么教’的前提。”这是湖州十二中不断完善“三段式航标导学”课堂教学模式的用意。无独有偶,爱山小学也同样围绕作业和课堂“做文章”,该校“以练导学”的课堂教学范式,不仅高效实现了教学目标,还把作业分散在了课堂中,保证了学生有更充分的课外阅读时间。此外,湖师附小基于“作业错例分析”的课堂教学研究也颇具成效。以数学学科为例,错例分析由四大版块构成:错误实例、访谈实录、归因分析、改进建议,教师把每次作业中的普遍错例和典型错例记载在《作业记录本》上。慢慢地,每位教师都积累了大量研究素材,包含概念性、审题性、习惯性、编排性等错题类型的“错例题库”。这为教学提供了准确的切入点。

 

(文章原标题:“时间抢夺战”变“课改比拼赛”——透视浙江湖州吴兴区作业“控量提质”行动)